生活艺术批评

更新时间:2024-05-30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点赞:4535 浏览:17596

在人类艺术的长河中,汇积了丰富多彩的优秀作品,他们在历史上放射出人文精神的不朽光辉,是人性与灵魂的圣洁结晶.

人类的审美意识的产生源于生产劳动,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从原始、朴素、启蒙状态发展到现在二十一世纪,贯穿了人类的整个历史.早期的原始艺术,是从人类古老的山洞岩画中开始反映人们原始生活、劳动的场景,显现出原始的审美意识和人类最初的艺术创作,其表现的状态朴素、真诚、坦率,富于人性化.它们反映了狩猎、舞蹈、农耕、祭拜和神化的物像以及传达出对大自然的不解之谜的惊恐、对时空的畏敬.艺术发展到二十一世纪,无论是表现形式还是表现内容,已是极大丰富了.审美意识也由原始的初级阶段发展到高级阶段,艺术的创作更加自觉、主动地在现实生活中挖掘、找寻,表现出人性中的真、善、美与检测、恶、丑.

实践充分表明:生活是艺术之母,生活造就了艺术;艺术源于生活、反映生活;艺术形象比生活中的更典型、更集中、更理想,也更有普遍性;艺术可以对生活中的事物进行歌颂或批判,艺术可以提示生活的本质、真谛等等等.但艺术无一不是从人类的现实生活中来.生活始终是艺术原料的矿藏,是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惟一源泉.超越生活的艺术是从来也没有的!

如今每当我置身于人流如潮的都市早晨,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照耀着一张张生动无比的脸;看着来去匆匆的人们流露出的或木然、或希望、或坦荡、或焦躁、或兴奋、或苦闷、或敌视、或友善的不同的目光,我曾不止一次地被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生不息地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所感动.这种从内心涌动出的强烈的情愫是无法用文字语言或视听语言去记录或描绘的,更无法以某种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的.再精彩的语言和画面也无法替代我置身于其境的精神感觉与心理反应,现实景象此时已深深地透入我的灵魂,所有的艺术变得黯然失色.我怎么也找不到会有一种艺术能够超越和高于此时此景对我心灵触动的理由.

从本质上讲,生活与艺术在真正的艺术家身上是不可分离的,对艺术家而言,艺术创作的源泉就是他的生活,作品就是他创作表达的一种载体.

梵高以自己悲壮的、不幸的一生,将生命与艺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对生命的渴望、对爱情的渴望、对艺术的不懈努力与探索,将短短的三十七年生命与艺术合为一体.他的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他的艺术是对整个生命历程的忠实记录.他的生活是坦诚、真挚的,他的生命是有血有肉的,他的精神世界由人性中炽热的渴望与奋斗组成,他是在与生活的殊死搏斗和对艺术的顽强追逐中轰然倒下的.他的艺术已成为人类的精神财富,他的生命历程,是不朽的人文精神的写照,在他身上体现出艺术与生活之间没有丝毫缝隙的整体,只有这种饱含真实、自然人性的生活与艺术,才能真正、客观地体现人类的精神创造的价值所在.而真正的艺术对于人类来说是精神需求的最高奢侈品.


艺术的丰富内涵与创造性价值要求艺术富于表现人性中内在、本质的精神层面,对人类生存与命运充满人文式的关怀与深层的思考,艺术批评与理论导向也同样需要充满人性与人文精神.

在历史的特定时期,艺术批评会被政治家、理论家、评论家以某些至高无上的、非学术专业的权威所左右.他们总能以自身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来规划文艺在一定时期的导向.在无产阶级为了争取解放的斗争中所形成的艺术的作用与刀一样被作为斗争的另一种武器.艺术代表了意识形态的价值取向,艺术有明确的立场,艺术毫不含糊地为政治怎么写作.它的作用是用来战斗,用来唤起被压迫的民众,用来批判、抨击、揭露劳苦大众的敌人的一种武器.在这样一种特定历史背景下,形成了革命的、特殊的艺术生存发展方向.但是在十年动乱这样的非正常时期,也淤积了持久的、非客观的艺术创作的规范模式,加之文艺批评不健全,这就产生了不少怪胎式的文化符号.其中一些作品持久地弥漫着味,似乎人类文化就是在硝烟中喘息,从而凸现出不合常理的好斗夸张,或扭曲的人性,形象上高、大、全,内容上检测、大、空,模式化与脸谱化构成了人物的全部特征.本应是人类精神家园中神圣纯洁的艺术领地被无情地践踏了,人文精神与关怀也就荡然无存.在这样的历史过程中,产生出畸形历史文化现象,并浮现出不少违背艺术良知的文化从业者和所谓的文艺理论批评家.这是学术领域的耻辱.

前苏联斯大林时期与中国时期的文艺状况作简单的比较,就不难发现历史的相似性:一是全社会陷入一种“个人崇拜”的空前时期;二是对艺术领域的粗暴干预,使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受到极大的抑制,艺术遭受了惊人的摧残,许多有艺术良知的人也都遭受到压制和迫害.从而抑制了艺术的健康发展,致使真诚、坦率、自然的人性极度匮乏,空洞虚张、欺诈的所谓艺术作品大得其道.结果是民众被愚弄、艺术被亵渎、灵魂被扭曲、精神被污染,其代价与影响是深远的.因此.今天的艺术创造者应该让艺术按原来、自身的规律和本质去发生、成长.让艺术园地健康地、温馨地与时代同步.

在社会转型期,我们更加需要健康、客观的艺术创作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导向,需要真实、坦诚的艺术创作态度与批评方式;需要富有人性化的艺术关怀;需要真正意义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只有这样才是艺术的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