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新编,走出“唯美”式教育

更新时间:2023-01-18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点赞:4088 浏览:12476

“灰姑娘终于穿上了水晶鞋,王子和侍从们欢呼起来.从此,美丽的灰姑娘和王子开始了幸福的生活.”一次又一次,甜甜在灰姑娘的故事中悄然入梦.从女儿两岁到五岁,童话故事一直是我惯施的催眠大法.

童话嘛,不外乎美丽公主、英俊王子之类,女主角即使不是公主,也必然长得漂亮娇俏.然而,这类“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听多了,甜甜的小心眼里就渐渐有了“公主”的影子:穿裙子喜欢带蕾丝花边的“公主裙”,亲戚送给她一双半高跟的公主靴,明明穿着憋脚也舍不得脱.

小女孩爱美本也无可厚非,可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犯了嘀咕.一次,我带甜甜外出,碰上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小乞丐,对行人又拉又抱强行乞讨,吓得女儿抓住我衣角就跑,嘴里连声说“讨厌”.我愣了愣:“甜甜,他们要能上学就不会这样了.”怎料,甜甜却厌恶地撇嘴回道:“他们又脏又难看,学校才不会要他们呢.”

没过多久,电视上播一个美容专题节目,甜甜瞪大双眼,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看完就说:“妈妈,等我长大了也要美容.”老公逗她:“甜甜这么漂亮还要美容?”“我哪有‘小燕子’(赵薇)漂亮!”女儿委屈地道,“做了美容才漂亮呢,还可以拍好多好多电视、电影.王子不都喜欢漂亮公主吗?”听她振振有词地说出自己的远大志向,我和老公不禁面面相觑:看来,唯美式童话教育,“后遗症”的确不小哪.


一次,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美国的幼教学家正倡导改写传统童话,因为不少研究发现,94%的童话故事中,女主角的外貌都被标榜为漂亮、可爱、迷人,或诸如此类,而故事的结局更是千篇一律的“漂亮姑娘嫁给了王子或富翁,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结果,无形中似乎在告诉孩子,亮丽的外表是女孩走向成功的惟一捷径,只要长得漂亮就万事皆顺了.于是,我和老公商量,干脆也学学美国人,来个童话新编吧.

打那以后,再跟女儿讲故事时,我就会让她先开头,然后我来续尾;或者由我开头,讲到一半时故意打住,再让她发挥想象力,自编结尾.例如,一次讲灰姑娘的故事,当女儿讲到王子向灰姑娘求婚时,我就故意打岔道:“甜甜,灰姑娘拒绝王子的求婚,是不是她觉得王子太笨了,除了骑着马到处找女孩子外就什么也不会呀?”“那灰姑娘一个人怎么办哦?”女儿一听,急了.“嗯,灰姑娘多能干哪,她既勤劳又善良,小鸟和小松鼠都被她感动了,怎会过不上好日子呢?”“对,对.”闻言,甜甜兴奋地拍着小手附和道,“她可以请小动物帮她一起盖房子,然后搬出去住,那后妈就不能打她了.”

又一次,讲白雪公主的故事,我存心捣乱道:“王子觉得白雪公主在树林里待得又老又丑,就不喜欢她了,怎么办呀?”女儿马上义愤填膺地大叫道:“臭王子,‘拽’什么?我们还有七个小矮人和猎人呢!”“那甜甜重新编一段吧.”此时,我不失时机地“请君入瓮”.于是,可爱的小甜甜用她那稚嫩的童声,朗声接道:“白雪公主在七个小矮人的帮助下等”

除此之外,在为女儿“改编”名著的过程中,我也非常注意经常给她补充些童话素材,例如“怪物史瑞克”、“金刚葫芦娃”之类不是由俊男唱主角的故事,借此,让孩子慢慢懂得,美,并非开启成功的万能金钥匙,勤劳、善良、勇敢才是人类最美好的品德.

现在,甜甜的故事编得越发头头是道了,我和老公常常听得津津有味,大加赞赏.与此同时,我们的认同无疑也大大刺激了女儿的创作,她时不时会心血来潮讲上一段:兔公主为了拯救部落,学会了骑马等长发妹解救了家乡百姓的饥渴后,又回到人间,成了当地最美的姑娘等我们以前给她讲过的故事,现在几乎都已被她改得面目全非了.其中,最有趣的当数那个青蛙王子的故事,经过甜甜的“篡改”,“青蛙王子”成了勤劳勇敢的“青蛙姑娘”,只要脱下蛙皮就无所不能.有时听女儿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述“她”如何呼风唤雨,极尽能事时,我就会逗她道:“‘青蛙姑娘’漂亮吗?”这时,女儿会机灵地应道:“和甜甜差不多啦.”“哎呀,原来甜甜就是‘青蛙姑娘’啊!”我做恍然大悟状,和她爸爸相视而笑.

从“白雪公主”到“青蛙姑娘”,我的小甜甜一天天长大了.